直播经济,新零售,会否改变城市经济发展形态?
      发布时间:2020-04-22 10:03   来源:城市怎么办

    2020年4月,“口红一哥”李佳琦与“央视名嘴”朱广权的“谢谢你为湖北拼单”公益直播销售额高达4014万元;“带货女王”薇娅“破天荒”地卖出了售价4000万的火箭;“初代网红”罗永浩首播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等直播大事件引爆全网?!爸辈ゾ谩彼坪踝呱狭艘惶跤氲蹦甑缱由涛穹⒄辜湎嘞竦穆肪叮鹤钤缡恰氨咴等斯郝虮咴挡贰?,接着是“主流人购买边缘产品”,再到“边缘人购买主流产品”,最后是“主流人购买主流产品”。

    01

    “直播经济”是对城市时空的一种重构

    互联网的普及以及智能终端技术的快速迭代,使得直播这种新媒体模式产生了前所未有的经济效应。2016年淘宝首创以淘宝主播充当商品导购的电商模式,开启了“直播经济”。

    根据《2020淘宝直播新经济报告》数据显示,近三年来,直播引导成交增速超150%,覆盖全球73个国家的几乎所有行业。2019年是直播电商元年,直播带货市场规模接近 3500 亿元。消费者每天观看的直播内容时长超35万小时,相当于7万场春晚。

    2020年初新冠肺炎的爆发更是按下了“直播经济”的快进键,100多种职业转战直播电商?!?020年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显示,2020年2月淘宝直播新开播商家数量环比1月增长719%。疫情所催生出的“云逛街”、“云旅游”等云端营销模式,助力企业复工复产,走出困境。甚至有部分地区的市长、县长也纷纷当起了“带货网红”,鼎立助推当地经济转型升级。

    城市管理者“直播带货”获得巨大的成功,一方面是政府信誉的加持,对于企业品牌推广以及消费者的消费信任感都有着强有力的正向效应;另一方面也体现了政府顺应经济发展的热点,主动拥抱“直播经济”,有厂商提出概念“新零售”,以此描述打破传统零售思维、理念、形式以及技术的束缚从而拥抱“互联网+实体”新经济的一片新蓝海。

    在《网络社会的崛起》的作者曼纽尔·卡斯特看来,以互联网为核心的网络媒介系统改变了人类生活的两个基本向度:时间与空间。在网络社会中,地域性从文化、历史、地理的意义中解体出来,重新整合进功能性的意象网络之中,即“流动空间”取代地方空间;而当同一则信息中可以设定过去、现在与将来,且能彼此互动时,网络媒介系统就消除了时间的概念,成为“无时间之时间”。

    02

    “直播经济”和“实体零售”,不是冤家,而是朋友

    根据赢商大数据中心统计显示,近三年新开业购物中心数量、体量增速连续大幅下滑,数量增速从2016年的25%下降到2018年的5.8%,体量增速则从25.7%下降到负增长0.5%?!吨泄何镏行?019年度发展报告》选取了90家百货企业进行了调查分析,结果显示,2018年销售额同比增幅为负的企业占比高达42%。

    时间作为人类生活的根本向度,在工业社会中多以“时钟时间”支配人们的时间感,使其按照时钟时间重复进行日?;疃?。但在网络社会这一新社会结构下,以互联网为基础的传播媒介系统改变了传播的特性,逆转了线性的、历史性的时间趋势。因此当下大多数人的消费模式会是这样:平日里,淘宝+直播,种草+购物;到了周末,商场+超市,体验+消费。

    从大多人目前的生活和消费方式,以及下文对“直播经济”和“实体零售”两者的对比分析可以看出,线上和线下零售并不是相互排斥的矛盾体,而是相互依存、协同发展的共生体。各类产业的电商平台和实体门店需要找到一个适合两者互利共赢的发展模式。

    03

    城市,为线上线下经济的融合发展提供了框架

    现代经济学的基石是“经济人”(Homo Economicus),詹姆斯·穆勒对此进行了定义:“一个身不由己的,以最低努力、最少牺牲去换取最大所需、最多方便和最高享受的人?!背鞘泄婊д吡汉啄晏岢觥俺鞘腥恕保℉omo Urbanicus)概念,定义为“一个理性选择聚居去追求空间接触的人”。

    事实上城市的形态变化,一直与经济发展方式有关,早期伯吉斯的同心圆城市、霍伊特的扇形城市和麦肯齐的多核心城市,此后霍利从人文生态学的观点去解释,认为城市的空间格局是市场驱使的空间竞争的结果。阿朗索解释城市的布局出自消费需求(市民收入和偏好)与土地供给(区委质量和空间数量)的相互作用。温戈解释土地利用模式是基于交通畅达程度,而居住位置的分布是交通成本与空间成本平衡的结果。

    人聚居在一起是为了更大的自由,因为自由来自选择,选择来自聚居带来的空间接触机会。而后疫情时代的来临,人的城市社会属性和因健康原因的心理与物理阻隔之间的矛盾,“直播经济”有了增长的表现,然而更离不开线上与线下的融合。

    线上下单,线下提货

    苏宁、瑞幸咖啡、优衣库等连锁实体经销商纷纷推出“线上下单,到店自提”的零售模式,该种模式不仅是成本、售价、损耗的多项优化,同时也达到了线上引流至线下的目的。当然,该种新零售模式,对于门店的区域规划除了考虑交通、人流、周围基础配套等因素外,还需要将“最后一公里”解决方案纳入考量范围。因此,根据不同产业属性,除了布局CBD等城市繁华地段外,例如生鲜水果、杂货零食等行业可以选择人流密集的生活区或产业园,采用自建或整合模式,完成OTO模式的转型。

    自建模式:选址社区、办公区等人流密集区布局自建型便利店,如苏宁小店。依托平台背后强大的供应链网络,提供客户更为灵活的消费模式。

    整合模式:搭建共享平台,整合线下现存琳琅满目的早餐店、水果店、超市等个体商户,邀约其直接成为线下提货点,在大大减少自建成本的同时,帮助个体商户增加客源。

    线下拼团,线上共享

    拼多多创造了全民砍价的拼团模式,使其在段时间内异军突起,占据互联网零售市场的一席之地。这种以“低价格”吸引消费者的方式也慢慢被线下零售商关注。特别是一些大型连锁零售商,利用其门店数量优势,联合互联网服务商(如有赞、爽拼等),试水线下拼团,通过消费者的社交圈,实现线上共享消费优惠,从而完成线下到线上的引流。未来该种OTO模式,可以考虑以同行业的头部品牌为核心,个体商户参盟的方式形成零售联盟,共享“新零售”模式的红利。

    04

    求新求变,顺势而为,乘势而上

    2019年6月,浙江省召开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大会,发布《推进长三角区域一体化行动方案》,提出:共同筹建长三角人工智能产业联盟,促进车联网、智慧健康、在线教育、新零售等新业态新模式培育和发展。2019年8月,《杭州市落实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行动计划》出台,提出:依托阿里巴巴、网易等优势电商平台企业深耕长三角市场,推动新零售等各类电商新模式新业态在长三角布局,联手打造新零售“ 试验田”。当然我们还能找到更多的思考、实践和先行的踪迹。

    提升效率无疑是新零售模式下对于城市发展的诉求。首先,强调高端人才的引进,以人才撬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的变革,提高城市生产效率;其次,加快区域物流网络的形成,以基础设施的增建强化区域供应链韧性,提高城市运输效率;再次,构建全新的消费场景,通过高科技体验、数字化服务提升消费互动性,提高城市服务效率;从次,重构“人、货、场”的关系,拓展多渠道的线上及线下的营销模式,探索多元化支付方式,提高城市交易效率;最后,营造优良的城市发展环境,加强政策扶持力度,提升社会及企业对于新零售的关注度,提高城市环境效率。

    【参考文献】

    1.《2020淘宝直播新经济报告》

    2.《十大超市企业2019上半年开店118家、关店22家 拓店、调整双双放缓》

    3.《15万字大数据报告,把未来实体零售消费“新触点”说透了》

    4.《新零售城市创新指数报告》

    5. 曼纽尔·卡斯特.网络社会的崛起[M].夏铸九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

    6. 梁鹤年. 旧概念与新环境:以人为本的城镇化, [M].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供稿:倪嘉君 蔡峻

    审核:蔡峻

      作者:  编辑:陈俊男
    日本播放一区二区三区 邓州市| 驻马店市| 泰兴市| 阿拉尔市| 东光县| 秀山| 莲花县| 泾源县| 仙居县| 正安县| 乌海市| 沙洋县| 禄丰县| 白玉县| 洛川县| 西乌珠穆沁旗| 乳源| 屯门区| 镇巴县| 剑阁县| 赤壁市| 衡水市| 崇仁县| 东辽县| 岑溪市| 新宁县| 从江县| 正安县| 华坪县| 阳朔县| 汶上县| 临清市| 扎鲁特旗| 海淀区| 屏东市| 三亚市| 云南省| 安吉县| 恩施市| 平利县| 奉化市| 台江县| 华宁县| 会宁县| 岱山县| 巢湖市| 山阴县| 福贡县| 寿光市| 兴山县| 垣曲县| 华池县| 葫芦岛市| 永平县| 延边| 鄂托克旗| 彭州市| 黑河市| 科技| 鄄城县| 巫溪县| 宜州市| 乌兰浩特市| 奇台县| 车险| 凤城市|